轻钢龙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轻钢龙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文工团引发争议师职干部干30年才赶上潘长江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4:42:48 阅读: 来源:轻钢龙骨厂家

文工团引发争议 师职干部:干30年才赶上潘长江

战士杂技团的11岁演员赵婉婷在排练节目

“出位”的明星

“敏感时期”的文工团里,明星们显然处在最敏感的部位上。

南方周末12月27日报道 舆论的集中关注也滥觞于与团内几位明星有关的新闻:军内著名歌唱家李双江的儿子李某某驾宝马车打人,后又卷入轮奸事件;空政文工团副团长韩红驾驶无牌车、军队牌照豪车、“套牌车”违章等事件。尽管后者持手写致歉信鞠躬致歉,但连续的负面事件,极大地激发了公众对于这个神秘团体的想象。

陈先义直言不讳,大批社会化“明星”的加入,使得部队文工团的形象危机凸显。同时,商业演出市场上“走穴”活跃,“歌而优则仕”也不再新鲜。

据《解放军报》报道,歌唱家李双江为专业技术一级,对应享受中将级别待遇。《人民海军报》则报道,2008年,时任海政文工团副团长的宋祖英经过专业技术级别调整后,待遇已相当于少将。

“将军”称谓,在文工团外被误传。

早在1988年6月,解放军开始实施文职干部制度。条例规定,对文职干部并不授予军衔,只享受对应军衔的待遇。着装上,文职人员的胸前有一条飘带,肩章上配有六角宝相花,从而区别于一般作战部队军衔的五角星。但这些细节鲜为人知,07式军服的出现,使得上述区别更显式微:佩戴在左胸前资历章,反使得文工团的明星们显得“位高权重”——通过资历章换算,不少文艺明星已经达到正师乃至正军级。所以,他们被错误地称呼为“将军”就不足为奇。

“女性,年轻,又是‘将军’,所以容易引起争议。但是,有的人到了那个职位必须给她级别。”国防大学教授韩旭东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许多人唱一首歌,火了,调一级。但是火了的终究是少数,推上风口浪尖的也只是一小部分。”

军队崇尚来自战争或军事行动的荣誉,“歌而优则仕”触发了军内的不平衡感。通常,一名普通军人从提干到团级、师级,要经历近20年的摸爬滚打和千挑万选,就算当上团长、师长,生活待遇可能还不及擅长吹拉弹唱的昔日战友。这样的失衡为可能进行的改革埋下了伏笔。

“你看我的老乡潘长江,一进部队,就师职干部了,我都干了三十多年(才成师职干部)。”国防大学教授韩旭东认为,要设法解决好“唱一首歌一下子升到很高的职务”的现象。

现代高技术战争对文艺的鼓动性需求明显降低,文工团与一线作战部队的距离似乎也越来越远。《解放军报》文化部原主任陈先义对南方周末记者讲述了一段军中故事:某集团军军长在一次文艺汇演之后大发雷霆,“以后也不许再请他们来。”原来,被请来的文工团明星们摆架子,在部队的热烈欢迎面前还戴着墨镜不愿下车,令这位军长十分恼火。

“双面”文工团

“明星”之外,普通文艺兵的生活并不光鲜。广州军区战士文工团创作室主任唐栋说,“他们大多很清贫,有的男孩子甚至都不好找对象”。

对北京某部队文工团的普通士官苏雷(化名)来说,每月两千多块钱的士官工资,难以维持三口之家的花销,他经常利用休息时间外出做家教,“教孩子吉他、二胡,每个小时收费60块钱”。

“恒大开价最起码都是八千的工资,好几个团员都去恒大了。我们签约的才两千多。即便是有编制的,副团才四千,正团才五千。”一名长期工作于文工团的创作员说。

多名现任或曾任职文工团的演员说,收入不高,纪律严格,自己可支配的时间也很少。演员张译甚至说,“部队文艺团体对于男孩子来讲很难熬”。

进入广州军区战士文工团舞蹈队的训练房之前,必经一面军容镜。它的左右分别挂着写有“纪律规定”和“处罚规定”的牌子:从上场到谢幕,几乎每个小细节,都有纪律的要求。如果违反这些纪律,视程度轻重,处罚的方式分别是“处分”、“降级”、“转业”,或者“复员”。

这面老旧的军容镜上似已有一些不易擦去的斑痕,但是左右两边的纪律条款,从未变过。

“地方演职人员出现失误,顶多引来观众的嘲笑,而部队演员一旦失误,很可能就会被上升到‘政治错误’的层面。”某歌舞团歌剧演员张华(化名)记得,2011年,建党九十周年革命老区的巡演中,关键时刻忘词,惹来台下观众嬉笑。此事被领导严厉地批评为“不严肃,思想政治意识淡薄”。

一名长期工作于文工团的创作员透露,现在各大军区文工团都超编,签约的人都是文工团养着,但是人还是不够用。

因为缺人,一支历史悠久的文工团已经下调了招人的门槛——身高要求从至少1米68,降到了1米64、1米65,却仍捉襟见肘,“我们每年还要去不停地看,不停地招。”

尴尬却也就此出现:如果想继续保持部队文工团的优势,需要大量的资金、齐整的队伍和充分的社会认可度。然而摆在面前的却是有限的资金、紧缩的编制和暧昧的市场定位。

战士文工团舞蹈队正在排演的舞剧《三家巷》让他们引以为豪。但参演演员四五十人,其中真正拥有军籍的不过二十人,其余的大多属于非现役签约人员,也包括临时从某企业抽调前来“救场”的演员,一切花费都得由文工团自身负担。

地板已经十多年没换过,因为坑洼,演员们偶尔抱怨,“不敢放开了转圈”。

不足的运作经费,得靠商业演出来弥补,节目的打磨和名气提升,也需要在对社会演出中一步步完成。

2013年3-9月,战士文工团陆续奔赴湖南、湖北、广西、广东、海南等地的基层部队完成演出130多场。《南方都市报》报道,其成员流动性很大,在参演央视《心连心》等慰问演出、各大晚会之外,则从事着“少许商演”。

在市场与部队体制之间,文工团正在寻找着自己的位置。

陈先义认为,文工团的主要属性,是为部队服务。“他们首先是部队军人,必须遵守部队纪律。作为一个文艺团体,每年必须完成200天的下基层为兵服务演出的任务,每年必须演100场。”

现实中却是“两张皮”。有文工团人士在接受公开媒体采访时,批评有些地方的文工团,“称得上腕儿的明星,是点名都不来;点名来的,又都是参加不了大型演出的”。

甘肃工地建筑模板

广东大量批发

西宁封口收缩机

甘肃气动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