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钢龙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轻钢龙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炒钱时代高利贷遍地开花五刺玉锦

发布时间:2020-10-19 02:42:41 阅读: 来源:轻钢龙骨厂家

“炒钱”时代:高利贷遍地开花

三农直通车

全国讯:三农直通车综合报道:在这个炒钱的背景下,高息揽储的“庞氏骗局”不断增加,各种各样借贷的纠纷也层出不穷,做实业的也做不下去了,拿出钱来炒钱,甚至有人拿棺材钱来炒钱了。

之前炒得很凶的“蒜你狠”变成当前的“蒜你贱”,热钱跑到哪去了?难道真的良心发现,归隐山林啦?但是5月份的通胀率还是5.5%啊,丝毫没有下降,这说明整体性的流动性还在。我来套一句流行的话说,热钱的投资产生“结构性”的变动,不炒蒜,炒钱去了。

何谓炒钱?这是个新名词,我来定义一下:游资的主子们不拿着钱去贱买高卖具体商品,而拿去放贷,利滚利,吃利息。

不知道大家是否有注意到,各个小区的电梯里头,无端端地多出了各种各样的担保公司、贷款公司。贷款额度在人民币3000万以下的,马上可以办,可担保的房产包括别墅、商铺、住宅等等。贷款的用途不限,高端消费、各种投资都可以。这些贷款公司的合作银行几乎包括所有的国有商业银行。总之,广告的内容都差不多,但是贷款公司的名字五花八门,没有一个名字能让我耳熟能详的。

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北京,在内蒙古的鄂尔多斯、江浙一带,都有非常活跃的小额贷款公司。据调查,这些小额贷款公司的年化利率远远不止国家规定的基准利率的四倍,有些贷款的利率已经到了100%的程度。也就是说,你向他们借100万,一年后,连本带利你要还200万。再换句话说,这些都是高利贷公司。这些公司目前的业务都很红火,资金充裕。但是,如果他们在国家规定的利率范围做业务的话,现在公司肯定已经没钱,全贷出去了。所以,现存活跃的公司都是游走在边缘地带的高利贷公司。

我们先来看看,高利贷公司如此活跃的原因是什么?我认为,这是我们央行调升利率不果断,以及屡屡提高存款准备金的必然结果。2011年以来,存款准备金已经五次上调,而且央行官员认为,存款准备金无理论上限,也就是说,目前的21.5%还有很大的调整空间,而只有天空才是极限。这项低利率、高准备金的政策造成银行资金普遍紧张,所以高利贷公司遍地开花。

为何利率如此僵化,而准备金被调得如此频繁?因为准备金的调整不会引起社会很大的反弹,只有几大国有银行会把辛辛苦苦揽储来的每一笔存款,心不甘情不愿地向央行奉献五分之一。但是这些银行掌握着垄断的利润,自己小日子过得很不错,无需同情。

我们再具体来看看这项低利率、高准备金率的政策的受益者和受损者分别是谁,这有助于我们更深入地了解这项政策被坚持下去的原因。

首先,有房贷的有产者有福了,他们的每个月的月供不需要调整;要买房的人有祸了,银行没钱了,他们很难拿到按揭贷款。

其次,大型央企、国企有福了,因为商业银行除了上缴五分之一给央行外,另外的五分之四还可以保证央企的低融资成本;中小企业有祸了,五分之四给央企就差不多了,“地主家也没有余粮”给中小企业。中小企业只好求助于高利贷公司。

再次,地方政府的面子工程、国家的重点工程,例如高铁等项目有福了,因为这些项目还可以以补贴性质的低成本,继续借钱;而关乎民生的保障房的工程有祸了,没钱,哪能开工啊。

最后,我们这些小民有祸了,不仅把钱存在银行得到的是实际负利率,而且,通胀还在以小强的姿态顽强地持续着,我们的生活成本继续攀升。而且,最近的股市还像大厦般呼喇喇的往下倾,让我们存钱也不是,投资也不是,持币恐慌着。

所以,目前的低利率政策保护的是央企们的廉价资金、地方政府的面子工程以及国家重点工程,损害的是中小企业以及我们这些草民。换个角度来看,央行即使想提高利率,估计也会收到各个同级别央企老总的邀请喝茶的电话,而我等草民及中小企业可没有央行的电话,更没有邀请他们一起喝茶的特权。

这些低利率、高准备金率的政策后果是什么?如果只是地主家的余粮来喂养特权阶层,那也罢了。但事实上,特权阶层占据着廉价资金,挤出了中小企业用钱的可能性,有可能导致产业结构的高风险。

为什么这么说呢?高利率代表高风险,当中小企业只能以100%的利率凑到钱,这等于是饮鸩止渴!有怎样的项目可能达到100%的利润?毒品?有可能;挖煤?有可能;垄断行业?有可能。但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垄断行业进不去;挖煤嘛,可以,大家可以看看鄂尔多斯的小额贷款公司的红火程度,但不能每个人都有煤可挖吧;于是乎,大家倒卖毒品去,或者炒钱去。当然,毒品的例子是极端的,但正是这个极端的例子让我们看到,在云端之上的民间贷款利率会挤出安全的长期项目,因为这些项目的回报率不足以负担利息成本。

在这个炒钱的背景下,高息揽储的“庞氏骗局”不断增加,各种各样借贷的纠纷也层出不穷,做实业的也做不下去了,拿出钱来炒钱,甚至有人拿棺材钱来炒钱了。高利息促使大家寻找高风险、高回报的项目。这会让整个产业向空心化、畸形化、风险化发展,最终爆发危机。

而且,目前的政策还造成了资金价格的“双轨制”,体制内的可以用很低的价格拿到钱,体制外的只好服从市场的高利率。有经历过上世纪80年代的价格“双轨制”的都知道,这个制度所造成的短缺会产生出一种特殊工种:倒爷。有关系的可以去银行拿到低价钱的钱,然后倒到市场上以高价钱贷出。那些小额贷款公司能跟这么多的商业银行合作,一定是联系上了银行内部的倒爷,倒出钱来,大家一起发财。

希望央行能尽早恢复到调涨利率的周期中来,让实际负利率的情况消失,我们草民可以安心地把钱放在银行,我们对商品的需求会减少,恐慌性投资也会减少,这有助于控制通胀。同时,银行资金有效供给可以增加,除了满足特权阶层的用钱需求,中小企业也能正常贷到款,炒钱的行当自然可以消失。

当然,我的房贷月供又得增加,但这也没办法,牺牲小我,成全大我啦。

治老年癫痫医院有哪些

治疗皮肤病好的医院

山东济南治白癜风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