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钢龙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轻钢龙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各省筹划三夏跨区机收重头戏斜翼属

发布时间:2020-10-17 17:06:02 阅读: 来源:轻钢龙骨厂家

在距离小麦跨区机收作业还有将近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农业农机化管理司就已经在筹划今年的“三夏”库区作业。在湖南长沙召开的全国农机化管理工作座谈会上,各大小麦主产区分别介绍了各自当前的筹备工作。

不能轻言“机具饱和”

“三夏”跨区机收小麦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出现,至今已经历20多个年头。近几年来,受农机购置补贴政策的持续拉动,各省小麦联合收割机保有量持续增长。与跨区机收初期相比,农机化主管部门工作重心已经从怎样解决机具短缺问题,转为怎样促进麦收机具供需平衡问题。

目前各省反馈情况看,今年河北将有7万台收割机投入“三夏”跨区作业;江苏有望超过10万台;山东本省的收割机为14万台,引进外省2万台,总计16万台;河南保有量在15万台;安徽计划投入12.5万台,其中外省引进为2万台;山西将会投入联合收割机1.1万台,其中引进机车为1700台。这种形势下,各省农机部门对机收小麦是信心满满,主产省里少有人在为”龙口”夺不下粮而犯愁,河北省去年仅用15天就跨区机收完所有小麦,时间比上年缩短了5天,创造了省内日收571万亩的新高。山东省去年因气候原因比常年晚开机1个多星期,但由于机具充足,还是抢在农时节气内完成小麦收获。

于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在于“各地跨区作业机具纷纷饱和后,农民挣不到钱影响跨区作业积极性怎么办?”对此,农业部农机化管理司生产管理处处长李斯华的看法是:收割机保有量大,不等于作业机具数量多。不能轻易下结论说小麦联合收割机已经饱和,区域性、气候性因素影响还会导致部分地区出现机具紧缺、作业价格上涨的现象。李斯华认为,小麦机收期间正是一年中气候复杂多变的季节,气象条件难以预料,机收小麦又是动态作业,距离远、时间长,一旦某个地区遭到雷雨来袭,很难保证随时备有充足的联合收割机参加抢收。主干道沿线区域往往容易出现机具扎堆现象,而偏远地方还极可能出现争抢收割机的现象。李斯华提醒各省负责农机化生产管理工作的同志,不要被小麦联合收割机保有量的数遮住双眼,要关注到小麦机收期间区域、时间等各种因素可能带来的供需失衡矛盾。保证麦收秩序平稳顺利,及时抢收抢种,是各级农机化主管部门重要职责。各地一定要提前做好各种应急预案,及时统计麦收进度,密切关注机具供需情况,加大组织协调力度,确保机具充足且有序作业。

成本上涨趋势已不可逆作业价格将稳中有升

能够支撑“三夏”跨区机收延续进行20年的关键因素是农民参加跨区机收能够挣到钱,而能否挣到钱则要看每亩的机收作业价格是多少,决定作业价格的因素有两个:成本与供求关系。

从作业成本看,包括人工费用、燃油费用、机械运输费用等,都将影响机手的收益。河北省农机局局长张连才表示,由于3月份以来,0号柴油价格每吨上涨12.4%,每升已经达到了8元;劳动力成本2011年夏季比2010年上升20%以上,今年仍然会延续这个趋势,因此河北跨区机收作业成本上升已无悬念,但与此相伴的是每亩作业价格也会上升5-10元,高者还有可能达到15元。山西省目前0号柴油价格已上涨至每升7.9元,一亩地的油耗作业成本增加4元左右,驾驶操作人员的工费也由去年的每天150元上涨至200元,作业成本的进一步加大,必将推动今年小麦机收作业价格的上涨。而江苏虽然柴油价格每升已经达到8元,但作业价格是年初定好的,因而油价上升不会对每亩机收价格产生影响。

从供求关系看,机收零星起步和进入收尾阶段,收获机供大于求,处于用机户主导作业价格的买方市场阶段,机手则以机收作业成本为基础,按照保本或微利经营的思想确定作业价格,作业价格往往较低;一旦进入收获高峰期,与用机户急迫收获的心理相比,收获机总显得供不应求,处于机手主导作业价格的卖方市场,作业价格相对较高。甘肃小麦种植分为冬小麦和春小麦两种,被称为小麦跨区机收“后的市场”。去年旱地小麦收获之初,由于内地收割机还没过来,本省机具保有量偏紧,因此作业价格居高不下,每亩60元以上;两天后,3000台联合收割机由陕西进入甘肃,机收作业价格直线下降,省农机管理部门曾考虑在陕甘交界处公路上劝阻入甘联合收割机“回头”,但又感觉到这样做不符合市场经济法则及有关政策规定,放弃了劝阻,结果,无序流动导致甘肃大部分时间、大部分地区作业价格只有30元/亩左右,受损失的还是机手。

山东省农机局管理处负责人认为:在成本和供求关系两个影响作业价格的因素中,要看哪个因素在起主导作用,如果供求关系是自变量,成为主导因素,那么作为因变量的成本因素就对作业价格影响不大,两者对冲后,基本能保持平稳水平,预计今年山东平均作业价格在55-60元/亩,比上年上涨5元/亩左右。

跨区作业半径或将缩小,省内跨区成为主流

安徽省农机局对近三年机收情况做了对比分析:2011年底,安徽省的稻麦联合收割机保有量为10.9万台,年均增量约为0.9万台,单日作业面积由2009年的237万亩增长到243万亩,单日投入联合收割机数量由3.62万台增长到4.32万台,单机日均作业量由67.3亩下降到53.4亩。加上燃油价格上涨导致的运输成本、机械使用成本以及人工成本的进一步上升,农机管理部门预测,今年跨省作业、特别是长距离跨省作业将减少,跨区作业半径将逐渐缩小,以省内跨市、县为主,其中跨县作业将成为跨区作业的主要形式。

“一叶知秋”,各地都普遍出现了这种状况。

甘肃省农机局提醒小麦主产区的机手注意,甘肃地形从东到西十分狭长,小麦种植面积又不很大,江苏、山东的机手几千公里长途跋涉进入甘肃的成本太高,很难实现经济效益的化。

有代表提出,当年跨区作业、尤其是转战千里“南征北战”的出现,本身是机具短缺时代的产物,目前,这种长途跋涉的作业方式成本高、风险大、没有竞争优势。受连年的农机具购置补贴拉动,各主产省不仅小麦联合收割机能够满足本省需求,即使是其它复式作业机械也能满足本省的基本需要。因此,跨省作业市场已经由几年前的“机手市场”逐步让位于“麦农市场”,市场主导方发生了易位。

小麦大主产省河南,上世纪90年代收获8000万亩小麦只有1万台左右的联合收割机,参加作业的机手去河南保你能挣得钵满盆满,而今,小麦种植面积没有发生大的变化,但联合收割机的拥有量已经达到15万台,“僧多粥少”,经济学所说的“边际效益递减规律”开始发生作用。

有些省甚至出现小麦种植面积的萎缩。四川农机部门反映,四川盆地种植小麦的区域是川西平原,但近年省里调整农业生产结构,大量麦田不再种小麦,改种收益好、附加值高的经济作物了;甘肃省今年小麦种植面积减少了90万亩,种植总面积为1340万亩,其中可机械化收获面积仅为650万亩;农机部门反映,减少的种植面积都是沿黄河地带和河西走廊地区,或变成了玉米制种基地,或变成了特色农业种植区;没有了小麦,何谈跨区机收?

山东省跨区机收面临的问题是,周围省份都是小麦主产区,都出现了小麦联合收割机逐渐饱和的趋势。虽然山东每年都组织作业队出省作业,但出省机车逐年减少,2010年为4万台,2011年为3万台,今年预计只有2万台,表明机手长距离跨区作业的积极性大大降低。但与此同时,一些新的亮点也开始呈现,随着出省作业机手减少,省内订单作业的数量却在大幅增加,本地作业量也在大幅增加,农机专业合作社和农机大户在其中担纲主角,4000家农机专业合作社作业面积在3000万亩以上,占5400万亩小麦面积的一半以上。其特点是,在合理作业半径之内,通过土地合理流转扩大农机作业服务面积,或实行土地托管、或实行代耕代种,逐步实现粮食生产的全程机械化。同样,山西省目前也签订订单作业合同1800份,涉及面积210万亩;预计到5月25日前,可以签合同3000份,面积为600多万亩。

业内人士对此评价说:目前跨区机收协议往往是口头协议,存在很大变数;而订单作业协议更稳定一些,所实行的“保姆式”、“一条龙”作业服务也符合农机化服务的发展方向。

油价已涨预计“三夏”期间柴油供应充足

以往每到农忙时节,柴油供应短缺就像魔咒一样如影随形,排队加油、限量加油成了多年来“三夏”供油市场一道不变的风景,以至于一些农机大户或合作社开始自己建油库,以应对用油紧张。即使这样,对那些远距离跨区作业的机手来说,也是杯水车薪。

而今年,由于在3月份每吨柴油价格上调600元,人们普遍认为石油部门已经没有再涨价的预期和囤积惜售的必要。

江苏省今年用于“三夏”的柴油储备增加了5万吨,农机部门与石油部门联手推出了优先加油、优惠加油的“双优卡”,凡符合农机监理部门年检年审要求的拖拉机、联合收割机都可以到加油站点办理此卡,对用“双优”卡加油的机车给予2%的充值优惠。目前,全省共办卡3.5万张,充值费用达到3.5亿元.

安徽省也与中石油合作开办了加油卡,给予1%的优惠,同时还开辟了农机加油的专用通道;湖北省农机管理部门今年与中石油和中石化签订“三夏”期间服务“三农”的保障协议,石油公司下发文件,保证柴油再紧张时也为作业机手供油,开辟绿色通道,每升柴油优惠0.05-0.1元,允许农忙时机手带桶加油,加油站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主动送油到地头等。

山东农机局表示,柴油的价格和供应主要受到国际原油价格的影响,从近几年柴油供应情况看,造成柴油供应紧张的主要原因是涨价预期的因素,而并非油源不足。从省石化部门了解到,目前到“三夏”,柴油库存充足。现在距离“三夏”生产还有40多天,油价再次上涨的可能性不大。河南省农机局也透露,截至4月9日,中石化河南石油分公司库存35万吨,其中柴油21万吨,油源充足。

陕西省农机局经与中石油陕西销售分公司联系,目前陕西省柴油储备充足,“三夏”期间即便出现油源趋紧的情况,中石油陕西销售分公司也表示,可以申请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公司增加陕西市场投放量,保证“三夏”农机作业用油正常供应。而农机化管理司生产管理处处长李斯华则透露了一个更让人高兴的消息,经农机化管理司与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局沟通,如果“三夏”期间,哪个地方柴油供应出现问题,发改委经济运行局将负责协调三大油企公司进行点对点的供应。

alevel辅导培训机构

gcse课程

ib课外辅导